設為首頁收藏本站

中國集卡網卡友論壇

 找回密碼
 用戶注冊

QQ登錄

只需一步,快速開始

中央不再兜底地方債,說不管就真能不管了嗎?

2017-12-27 11:33| 發布者: 王慧生| 查看: 1515| 評論: 0

中央不再兜底地方債,說不管就真能不管了嗎?

鴻觀察

中央不再兜底地方債,說不管就真能不管了嗎?

■ 文 | 鴻觀察 張洪平

講問題的時候都要我來敲黑板,

就不能自覺點嘛!

趕快小板凳都坐好~

摘要:中央明確對地方政府債務違規采取不救助的原則,并準備研究出臺終身問責制,希望借此消減地方債風險,避免成為系統性危機的導火索。但由于地方政府官員考評體系仍存在“GDP錦標賽”的余患,這種愿望難以達成。我們需要打破“市場萬能論”,根據中國實際,出臺體制內切實有效的制衡機制,把權力關到籠子里。

財政部近日在《關于堅決制止地方政府違法違規舉債遏制隱性債務增量情況的報告》中提出,堅持中央不救助原則,做到“誰家的孩子誰抱”,研究出臺終身問責、倒查責任制度辦法,堅決打消地方政府認為中央政府會“買單”的“幻覺”,堅決打消金融機構認為政府會兜底的“幻覺”。對于下一步地方債監管的工作計劃,也將遏制隱性債務增量放到了第一位。

這一報告延續了2017年防風險、去杠桿的政策總基調。雖然目前我國地方政府債務風險總體可控,但個別地方政府繼續通過融資平臺公司、PPP(政府和社會資本合作)、政府投資基金、政府購買服務等方式違法違規或變相舉債,風險不容忽視。

同時,也有將一切交給市場的聲音。央行研究局局長徐忠表示,應當在財政管理上探索地方自治,擴大地方政府自主發債的權利,提高地方政府收入與支出的匹配度,探索地方財政破產和追責制度,建立財稅事權相匹配的“一級政府、一級財政、一級預算、一級稅收、一級舉債”的財政管理體系,借鑒發達市場的成功經驗。

應該說,報告和央行的理論推導邏輯很嚴密,但是,最后還是要放到現實中,和實際情況能夠對接才行。當理論與現實不匹配時,永遠應該是修正理論符合實際。理論當然可以指導實際,但這是有限度的,不能是空中樓閣。西方金融體系是自下而上生長出來的,而中國自古是自上而下大一統的財政體系,金融只是財政體系的一部分,兩者的歷史基因不同,生搬硬套所謂的“西方先進經驗”只會碰得頭破血流。只有順應實際情況,才是可落地執行的好理論。

在我看來,上面的想法是一種“市場萬能論”的原教旨主義思想,包括“各負其責”,也只是現代版“狼來了”的故事。靠這種“高高舉起,輕輕落下”的懲罰威脅,并不能真正管住地方政府舉債的行為,只會像“打地鼠”一樣面對地方政府層出不窮的“創新式借債”。無論是“共擔風險”還是“完善法規”,最終都會被有心人找到漏洞,鉆了空子,按下葫蘆起了瓢,催生更多“城投公司”這樣的借款通道,債務實質上繼續上升的結果得不到改變。

另外,雖然財政部報告中的措辭很嚴厲:“對繼續違法違規的,發現一起、查處一起、問責一起,終身問責、倒查責任。”但實際上,這種停留在原則層面的規定最后能不能落實?能不能一視同仁地執行?地方政府官員和中央還處在復雜的博弈當中。

只要地方政府“GDP錦標賽”的官員選拔模式不改變,地方官員就永遠有“借債發展”的強烈動機存在。雖然現在國家層面不再強調經濟增速指標,轉向注重“發展質量”,但具體以何標準、怎樣量化,都還沒有統一且深入人心的考評方法。表面上的改變雖然由于中國“大干快上”的運動式執政習慣,可以在短期內形成一些案例。但考慮“數字出官、官出數字”傳統思路的路徑依賴,官僚體系內部對轉變發展思路及官員選拔體制的改革,恐怕還任重道遠。還需要中央堅定、堅持地推動幾年,甚至十幾二十幾年,才有可能徹底改變現狀。

只是對確實出現重大風險甚至違約的地方政府主官,將他們終身問責、倒查責任,是否能有效遏制地方政府超能力舉債的沖動呢?恐怕很難。上面說了,雖然增加了“經濟發展質量”“環境代價”等考評指標,但在可預見的未來,經濟增速仍會是最重要的選拔地方官員的指標之一。

在這種模式下,地方官員的理性選擇并非順著中央的思路,去鉆研提高發展質量的方法,而是更省事、更簡單粗暴的辦法:在確保不出事的前提下,繼續考舉債投資維持經濟增速。只要不出事,只要比“競爭對手”好,那就達成目的了。

而中國的行政體系、財政體系、金融系統都是自上而下的中心集權模式,地方政府對當地的企業、銀行與金融機構有強大的影響力,難有人能約束地方政府的行為。中央的監管、巡視難以做到實時和全覆蓋,所以現在才提出了“各負其責”的管理思路。同時自下而上的監督又實際上是無效的。最終結果只能是地方政府(官員)成了“土皇帝”,對中央的良苦用心陽奉陰違,繼續變著花樣違規舉債,在“前人挖坑、后人摔倒”的道路上繼續狂奔。

有沒有更好的解決思路呢?歷史上,中央為了防止地方官尾大不掉,每隔一段時間就要把他們輪換到其他地區任職,我們現在的官員體系也具有這一基因。但相比與主要領導的輪換,基層官員和辦事人員則穩定得多,就好像古代的“官”與“吏”的關系,“官”有任期,會流動,“吏”則是本鄉本土人,可能一輩子都在這里。

比起過幾年就拍拍屁股走人的“官”,“吏”才是真正關心本地的人。能不能把“吏”的命運與“官”綁定在一起,從而通過“吏”,從體制內部來約束“官”的行為呢?比如,你地方政府超額舉債,結果財政收入跟不上,還不起債了。好,中央政府作為“父母官”,確實沒法把你甩開,得替你“擦屁股”。但是這事沒完,不光你的政治生涯到頭了,當年陪著你一起胡來的地方政府的“蝦兵蟹將”們也得一起跟著倒霉。中央替你們還的債只算是“墊付”,最后不僅要從地方財政收入中扣除,也要從你們這些人的薪酬福利里扣回來,還得加上利息。在職的扣工資、離退休的扣養老金,每月剩一個最低額,扣到還完債為止。拿一兩個頂風作案的出來殺雞儆猴,立刻會在全國引發轟動。

中國盛產“一把手工程”,在天高皇帝遠的地方政府更是如此,原因就在于缺乏有效的制衡機制。體制內的“官”和“吏”,本質上并沒有利益上的沖突,只是“吃肉”與“喝湯”的關系。如果有一個“大膽”的領導,他如果能搞好當地經濟,你說不定也能得點好處,最差也是政府背債,自己旱澇保收。但是如果地方政府的決策,其成功或失敗將直接影響你的收益,那你就會從旁觀者的立場變成了參與者,失敗的投資行為將直接影響你的薪資待遇,體制內的“官吏”們將真真切切地感受到壓力。

這樣一來,不光體制內的“蝦兵蟹將”們要時刻睜大眼睛盯著“上面”有沒有胡作非為,地方政府沒有了財力進行投資建設,地方企業和老百姓也會受影響,愿意主動監督的動力也會更加充足。即使“一把手”的命令不能推翻,但在實際過程中“陽奉陰違”“耗泡磨”的空間還是有的,挺住了第一輪的壓力,之后再曲線救國,多少能起到牽制的作用。

不過這種作用更多地是體現在對地方政府高層官員的震懾力上。作為一個官員,如果在你身邊的所有人,都會因為你的行為而影響到他的切身利益,那所有人就都成了中央的監督員,時刻盯住你的一舉一動。這種監視關系就和增值稅發票很像,如果你不盯著下家給你開發票,你就不能抵扣稅款,就要付出真金白銀的損失,那當然所有人都會拼了命盯住下家,一層盯一層,誰也漏不掉,誰也別想跑。

在這種情況下,一個想舉債的官員,不僅要去影響銀行、金融機構,還要克服體制內他自己同事們的阻力。這當然會帶來瞻前顧后、決策緩慢的副作用。不過,眼下更緊迫、更嚴重的威脅是高懸的債務堰塞湖,矯枉過正的危害要遠小于在準備不足的情況下迎來金融危機。

而且,在借到錢之后,對項目的事中、事后跟蹤也能更注重實效。不僅要事前充分論證,事后也要跟蹤服務、考核。舉債帶動發展不再是一錘子買賣,在當時拉動經濟之后,能不能、能起到多大的作用,都是要對當時支持這些項目的人有交代的。之后是否還能爭取到未來項目的支持,也取決于以前項目的成效。這就倒逼政府官員不僅要想辦法弄到新錢,還要想辦法把老錢花得最有效果。最終才能形成一個可持續的正向循環。

但是,是藥三分毒,這種方法的負面影響同樣很大。畢竟,政府開支中,人員薪酬福利只占一小部分,大部分的錢還是花在了投資建設上面。如果逼著地方政府還錢,這部分投資必然由正轉負。從地方財政收入拿出錢來還債,減慢基礎設施的建設與更新,削弱地方發展經濟的長期潛力,是一種“殺雞取卵”的行為。而且金融市場受到的影響也不會被隔離在一城一地,不僅使其他地方債的融資成本大幅上升,還將劇烈影響到股市、樓市和外匯市場。

所以,這既可能是一劑釜底抽薪的良藥,也可能是引爆系統性金融危機的毒藥。所以現在只出臺原則性的問責政策,也許可以視為一種以“求穩”為第一要務的傾向。最終的定調落在了“遏制增量”上,至于怎樣穩步降低杠桿率、減少負債,還會是一場長期的艱苦戰役,只是不知道能否在下一場金融危機到來之前,平穩地進入到抵御風險的模式。

?

……

過程可能比較難,

但我們的政府有很堅定的信念去做好它,

為我們的生活進行改變


鮮花

握手

雷人
1

路過

雞蛋

剛表態過的朋友 (1 人)

QQ|小黑屋|手機版|Archiver|中國集卡網(創始人:吳昊) ( 粵ICP備18082039號  

GMT+8, 2019-8-14 05:17 , Processed in 0.100589 second(s), 17 queries , Gzip On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1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返回頂部
大乐透历史开奖号码